祈情LINYE

*医学狗
*走在考研狗的黑暗大道

血型鉴定实验做出了安哥哥的冷热流色,纪念一下

btw我是B型血!人生一大未解之谜终于解了

网上看到的关于RDJ的文章,然后觉得妮妮真好

T^T 他就像秋日的阳光清朗而明亮

呵呵的土豆:

文章的作者Dana Reinhardt是一位作家,之前出过几本书,今年7月她的新书the summer i learned to fly出版了,在书中她记录了人们的善举,其中就包括她和叔之间的感恩故事。
* Dana Reinhardt is the author of A Brief Chapter in My Impossible Life, Harmless and How to Build a House. Her most recent novel, The Things a Brother Knows, was named a best book of the year by Kirkus, School Library Journal, Booklist and NPR. The Summer I Learned to Fly, a book that is partially about acts of kindness and very much about gourmet cheese, comes out in 
标题:the kindest of strangers--最善良的陌生人
* 我猜大多数助人为乐的故事的主角都不是吸毒的堕落名人,但我的故事却是。
* 他的名字叫小罗伯特唐尼。
* 你或许听说过他,你或许不是他的粉丝,但我是,这个故事发生在90年代初。
* 那是在一场为南加州公民协会举办的公园party上,我的继母是活动的执行经理,所以我不用交150美元的入场费就可以参加活动。不是我不想为南加州公民协会捐款,而是我当时刚满20岁,实在没什么钱。
* 我在party上陪着奶奶--在这篇短文中我没有足够的篇幅来介绍她老人家了,为求简洁,我只能一句话概括:即使已经年过八旬,奶奶美貌依旧、聪明灵巧,尽管她并不认识当时在场的年轻的名人们。RDJ穿着一件漂亮的奶油色亚麻外套到场了,手臂还挽着沙拉杰西卡帕克,我指着RDJ让奶奶看,奶奶耸耸肩,只顾着往她的纸盘子上盛各种小奶酪块儿。他不是加里格兰特,也不是格里高利派克,奶奶才不在乎呢。
* 那天下午的贵宾是Ron Kovic, 他在越战中受的伤使他只能坐轮椅度过余生, 大导演奥利弗斯通已经把他的故事改编成家喻户晓的电影《生于七月四日》。我提到轮椅是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与他的轮椅相关。
* 我和奶奶端着盛满奶酪的纸盘,穿过人群,走向我们的折叠椅。我们看到继母在台上侃侃而谈地演讲着,并恳求人们捐款。接着Ron Kovic发表演讲,他真令人入迷,随后演讲结束,我和奶奶起身准备离开,就在这时,奶奶摔倒在地。
* 我们坐在第一排,奶奶正巧狠狠地摔在人们为Ron Kovic搭建的轮椅斜坡上,我不知道轮椅斜坡还有锋利的边缘,但至少这一个有,锋利的木材切开了奶奶的皮肤。大量涌出的鲜血令人震惊。我真想告诉你们我冲过去控制了情况、照顾了奶奶、呼叫了救护车,但是我没能做到。一看到血,我就瘫坐下来,头靠在两膝之间快昏过去了。
* 幸运的是,有人控制了情况,那人正是RDJ。
* 他叫人打电话叫救护车,又让另一个人拿水来,还让另一个人找毯子来;他脱掉自己那件漂亮的亚麻夹克衫--我本以为他只是嫌碍事才脱掉,他卷起袖子,迅速抓过奶奶的腿,把自己的夹克衫绑在伤口上,我看着他奶油色的夹克衫被鲜血染成了猩红色。
* 他告诉奶奶别担心,一切都会好的,他本能地知道怎样安抚她、让她分心,他紧紧抓住她的小腿,吹起了口哨,还对她说她的腿真美(--都什么时候了,叔真亏你想的起来= =)
* 她则令我难为情地告诉他:“我孙女告诉我你是个演员,可我从没听说过你。”(奶奶你要不要这么诚实= =)
* 他守在她身边,直到救护车的到来,然后他走在担架旁边,握着奶奶的手告诉她他为她这么早离开party感到难过,因为他们才刚开始了解彼此呢。救护人员关上车门,RDJ向奶奶挥手告别:“别忘了给我打电话,Silvia! 我们一起吃午饭噢!”(--典型的泡妞叔)
* 归根到底,他只是个电影明星。信不信由你,我连一句话都没说就钻进了救护车,我太尴尬太害羞,不敢对他说声谢谢。
* 我们都有后悔当初没说出口的话,希望回到过去,重来一遍。然而很少有人能得到机会,但很多年后,我得到了重来一遍的机会。我得提下当RDJ因毒品坐牢的时候(这件事令我感到荒谬和残酷),我想过写信给他,告诉他那天他成为了仁慈的化身、做到了最棒、是最善良的陌生人。但我没有。

那件事发生后的大约第15年,奶奶去世10年后,RDJ获释5年后,我在一家餐馆又见到了他。
* 我在洛杉矶长大,在这里看到名人是很平常的事,我从小就被教育要尊重他人的隐私,别人用餐的时候不要打扰人家,但是那一天,我决定违反洛杉矶人的风俗准则,战胜自身的羞涩,走向了他的餐桌。
* 我对他说:“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 然后我告诉了他整个故事。他记起来了。
* 我说:“我只想谢谢你,你那天的所作所为,是我见过的最善良的举动。”
* 他起身握住我的双手,直视我的眼睛,对我说:“你绝对不知道,那天我是多么想听到你说这些。”
* -- -----------------------------END-------

@洛水琴鸣

亲妈车见评论啦~( ̄▽ ̄~)

【记梗/双O设定】我为什么停止不住我造雷的脑洞

记一个梗。

我只想说,我脑补了一下双O设定也很萌啊啊啊啊啊啊啊!!!!

背景设定为星际时代+外星战场+开明时代,但双A双O仍难被世人接受,就像现在说着时代开放了,但男同女同仍受众人偏见一样。

严于律己高冷武器制造商O X 活泼乐观敬业偶像O ,双方颜值智商在线√ 就情商不在线√ 攻方工作环境危险√。

反正两个内心强悍的O经过一系列经历和有趣的相处碰撞出爱情的小火花(此处能有几十近百章),从一开始攻O就对耀眼(心上人滤镜)的受O暗生情愫,受O是后知后觉发觉自己的感情。

两人情知所起一往而深却不敢表明心意,双方都想成为有能力保护对方的强者并且能合理的追求对方,受方预约了腺体切除手术,但还没来得及做就遇上攻方一群人被敌军俘虏去做实验,受心如死灰去到战场觉得攻必死无疑,想要殉情,却遇上装成敌军逃出来的攻,但攻身体状况很差甚至没认出受。受背着攻想逃回自己营地,不巧遇上发情期(是的就这么狗血),被背着的攻不自觉咬破了受后颈的腺体注入了不知名腺液。受当时就懵了,知道攻身体出现了异常,又心疼又担忧,抱着攻在树洞里躲雨躲一个晚上顺便借着腺液度过发情期,最后是急疯了的经纪人通过GPS定位让部队帮忙带他们回来w。

回来检查身体后发现了外星敌军针对omega特殊基因制造人性武器的实验目的,涉及军事民事等严肃领域,其中什么受的情敌(alpha)趁着攻没清醒来怼受最后被受厚着脸皮说他已经是攻的人了给硬怼了回去这种(可能就我自己觉得)萌萌的情节也不细说啦。

老实说这个梗很难讲清楚,因为我脑补的是一部结构严谨(??)人物性格饱满有头有尾的长篇小说,实在难以概括。

最后当然是攻身体棒棒吃饭贼香(bu)拥有能标记omega的能力,却又不是真正意义上的alpha。受自然放弃做腺体切除手术,开(hou)开(lian)心(pi)心(de)把自己从想象中的强势方放回了弱势方。得(恶)意向周围单身狗撒酸臭味的狗粮,酿酿酱酱过日子。伤透了众多对两人存有幻想的少男少女玻璃心。

就这样吧,我去睡觉了。(@ ̄ー ̄@)

【记梗/求文】当魔道众人不想起床

#其实只是自己赖在床上被人鞭策着起床学习时突如其来的脑洞
#被迫沉迷于学习无法自拔,没时间产
#随意用梗,我不做写手好多年(  ̄ ▽ ̄)o

一般不想起床的原因一是本身懒,具体请参照羡羡。
二是生病了,身体的乏力带给心理上的倦怠。
三是特殊原因,这就有很多了,因人因事因物。

这么一想这个梗能用在好多人或者cp身上_(:з」∠)_

感觉格式就像那种【魏无羡场合1】【魏无羡场合2】什么的???

我就先说说目前想到的场合吧哈哈哈哈

羡羡场合其实很多大大都有写过这一情节,原著也是撒糖撒得不要不要的。比如亲蓝湛十几下撒娇不想起床啊,嘟啷着情话之类的,这里就不多做扩展啦。

总之,撩人于无形,脱身于周公。

汪叽场合我简直脑洞大开!有糖有虐。

虐的比如禁闭结束,得知羡羡身消道陨,挺长一段时间受着来自身心的双重折磨,精神恍惚心灰意冷,想遵守家规也有心无力……

甜的比如汪叽醒来入眼便是羡羡收敛的眉眼,一念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把缠在身上的羡羡摆成更舒服的睡姿抱在怀中,感受打在胸膛的温热气息,放纵自己陷入睡梦。而另一边是读弟机蓝大大对于底迪缺席的生无可恋hhhhh。

我最萌的还是这个!\(//∇//)\汪叽一整天身体都有些异样,但没放心上。做完事情晚归,拥着睡着的羡羡想了很多,安心入睡,却不知不觉病情加重??
第二天羡羡自然醒发现这次睡得特别香!没有天天,没有来自卯时的呼唤!然后就发现了汪叽的异样。
被羡羡推醒查看情况的汪叽是谁?冰清玉洁蓝天天!身体带给心理的倦怠是什么?不存在!二话不说就要起床!
当然被羡羡严厉阻止了。
然后汪叽就享受了一回来自爱人的贴心照顾,最后xhusbdinwydhj
……四舍五入就是一辆车。

— — — —
咳,叨叨念就到这里为止了。

目前为止只围绕忘羡二人展开了联想,毕竟他们这么甜。感觉都能成系列文了……

如果有大大接梗请一定召唤我去吃粮!

期待文笔细腻风趣的大大ORZ

我滚去学习了( ̄ε(# ̄)

ps.被舍友嫌弃语气像要死了一样,于是改了口吻和标点符号T^T 不知道这样能不能显得活泼点

纪念陪伴了我高中三年的小仓鼠胖子。

虽然老了的时候并不能称之为胖子,瘦瘦弱弱的,背脊弯曲变形,眼睛发炎,跑跑轮没跑几步就掉下来,但只要听到笼门有动静就特别激动的趴上面,脚一蹬一蹬的想爬上面前模糊的一片肉色,她知道那团庞然大物不会伤害她。

她不像一般小仓鼠一样有个圆滚滚令人喜爱的身材,所以给她取名胖子希望她圆起来,好像起反作用了。

她的牙齿很锋利,透明鼠笼上所有有缝有洞的地方被她磨了个遍,咬穿一个大洞不是问题,问题是都被我堵上了。

她还喜欢舔人的手指,或许不是喜欢,就是想表达她的心情。心情好就舔,心情不好还舔。当然心情好坏在于有没有好吃的,她的生活很简单。

她也是只安静不下来的小仓鼠,很怕高,不敢安静蹲在手心里,只敢趴成一张鼠饼,贼头贼脑的那种,或者不停在手臂上爬,找地方下去。一点都不可爱。

就是这样一只被我嫌弃了三年的小仓鼠,她的一生都由我陪伴度过,我想,这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无论是对我还是对她。

小胖子,么么哒,晚安啦。

之前闲来无事想看他的眼睛,然后发现了新大陆!
外圈蓝绿色,里圈琥珀色。是不是特别美呀
为了拍他的眼睛费了我好大一番功夫。忍受住他的抓挠咬,等他玩累后睡着大概二十几分钟后开始使劲摸毛,刚醒来的小奶猫简直是小天使!我怎么拍都不抓我!
为了拍出眼睛颜色找了个特别丑的角度,刚睡醒眼角还有眼屎哈哈哈。
除了眼睛,这张照片真是哪儿哪儿都是失败的

下雨天捡回来一只脏脏的眼睛感染的小奶猫。
十几天过去眼睛已经完全好了,这张皂片莫名帅气逼人哈哈哈哈哈